•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北武汉
  • 电话: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音乐表演
  • 音乐剧演出没乐队 就像炒菜不放盐
  •   音乐剧演出必须有现场乐队伴奏?在国外音乐剧行业中,这不成为一个问题,乐队可大可小,但绝对是演出标配,但在国内,这似乎是一个令音乐剧从业者感到头疼的问题。

      最近,民谣音乐人、音乐剧出品人刘大毅在筹备摇滚音乐剧《大力水手》,该剧12月4日就要在天桥艺术中心演出,目前正是最紧张的排练期。刘大毅思来想去,请了一个专业乐队进入排练厅和演员一起排练,最终,他们也将一起登台演出——这在国内制作的音乐剧中十分难得。

      “在我心中,有乐队才是音乐剧该有的样子,国外的音乐剧演出都有,没有乐队就像炒菜不放盐。”刘大毅说,音乐剧是现场的艺术,最大魅力就在于现场的参与和配合。尤其《大力水手》这个摇滚音乐剧,音乐总监樊冲创作了兼有铜管和电声的音乐,刘大毅认为只有用一个标准的摇滚乐队,才能用音乐大力水手的成长故事,带给观众震撼。

      但对他这个出品人来说,最大的问题出在钱上。“四人编制的摇滚乐队,参与排练和演出需要花钱;有乐队,就需要租足够大的排练厅;摇滚现场调音也需要硬件设备,这都要钱。”刘大毅算了一下,现场乐队的总体花销大约在几万元,相当于场租的一半。这对中型和小型制作的中文原创音乐剧来说,不算小开销。

      成本确实是制约原创音乐剧使用现场乐队的重要因素。近年来,不少质量中上的原创剧目都因此“割舍”了乐队。此前一部讲述北漂故事的《秋裤和擀面杖》,以及刘大毅在几年前出品的音乐剧《小王子》,都因为成本原因只能在现场使用事先的伴奏带。

      除花销外,为现场乐队寻找乐手和调音师等专业人才也不容易。“配合音乐剧演出的乐手不同于普通演奏员,他们得懂得配合演员的调度和节奏。”刘大毅说,音乐剧的乐手则要配合演员的演唱、表演和舞台的调度,一个环节配合不好,舞台就乱了,“尤其摇滚音乐剧,还需要专业的工作人员在调音台把控,让现场有livehouse里摇滚演唱会的感觉。”

      现场乐队是音乐剧演出的标配,但国内制作的音乐剧并非都能“达标”。谈及这个问题,舞蹈学院副校长、中国音乐剧协会副会长许锐认为,这是国内音乐剧还处于发展初期的表现。他拿电影行业类比,“电影行业这么成熟,资本或市场愿意为电影投大价钱,因为他们认为电影上映之后能有盈利。”许锐说,但音乐剧在国内还远没有达到这个阶段,“无论是产业上,还是艺术本身都不算成熟,各个环节都有待加强。”(韩轩)

      音乐剧演出是否需要乐队,当把这个问题提给观众时,大多数人的反映是:“有乐队效果肯定更好,但我不知道音乐剧演出必须要有乐队在。”

      一般情况下,有歌剧、芭蕾舞剧和传统戏曲等观演习惯的观众,观看音乐剧时对现场乐队有明确要求。一位京剧票友说:“有没有现场乐队太不一样了,我自己也登台演出,有乐队的时候觉得现场都是‘活’的。要是配着伴奏带唱,底下观众不就相当于听人唱卡拉OK吗?”而另一位经常欣赏芭蕾舞剧、音乐剧等舞台艺术的观众说,她在购票时会关注剧目的乐队设置,如果事先知道没有乐队,购票意愿也会降低。

      但还有相当多观众没有意识到现场乐队存在的必要性。“有没有乐队都行,主要看唱得好不好、演的好不好。”调查时,这样回答的观众不在少数。还有观众表示,不少音乐剧宣传时只强调音乐、舞美和演员,一般不提到乐队,因此从没注意过。

      由于现在不少明星出演音乐剧,音乐剧也成了“饭圈女孩”的天下,粉丝对音乐剧的欣赏需求并不同于普通观众。今年四月份,韩雪在出演《白夜行》时生病,临时决定播放录音对口型表演,引发激烈讨论,虽有不少观众和业内人士,但仍有粉丝力挺。有业内人士感慨:“粉丝关注李悦是谁儿子的就是偶像在现场,是不是真唱都不是问题,恐怕更不会在意有没有现场乐队了。”

      “有现场乐队的演出在艺术效果上肯定是最棒的,只是音乐剧在国内发展时间还短,观演习惯要慢慢培养,观众提高对音乐剧的认识也需要时间。”许锐说道。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径。

      社会主义协商是我国特有的形式,具有与西式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

      “东数西算”工程的全面实施,能够有效匹配东西部优势资源、扩展东西部产业合作、推进东西部发展机会均等化,对于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支撑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只有系统观念,才能抓住正确理解意识形态整体性问题的方法,才能对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意识形态诸要素及其结构和功能进行系统性认识。

      延续人居治理,不仅要解决农村人居整治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还要有利于因地制宜建立健全这项工作的长效机制,激发村庄和农户的内生动力,满足农村居民对美好日益增长的需求。

      在疫情防控期间,我国通过实施有效的疫情管控措施,率先在经济上实现复苏。与此同时,一系列超常规政策的出台也为经济复苏提供了重要的外部力量。

      “十四五”时期,交通运输行业要立足新发展阶段,以加快建设交通强国为目标,推动交通高质量发展,大力推进交通运输的一体化、数字化、绿色化发展。

      通过对标高标准的数字贸易规则,一方面可以为中国数字贸易发展提供新的发展空间,另一方面也为中国参与数字贸易国际规则的制定,并在规则制定中把握主动权和线

      新的时代背景下,加强和改进国际工作,形成客观性认识、本质性理解与自觉性认同是提升中国价值观念国际认同度的必然逻辑。

      中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性,就体现在它强调在追求本国正当利益时应该兼顾他国合理关切,在谋求本国发展中应该促进共同发展。

      

  • 关键词:音乐剧演出
设计图片免费下载